诗集《请把我放在冷水里切割》

请把我放在冷水里切割

白磷 2013-2019

你摆出拒绝祷告的形状
你摆出拒绝祷告的形状
实际已经听从莫名的指引
时间从树干里流泄
湿润了你的眼睛
万物变轻
历史被抽干
背叛古老的引力
光把你融化 变成海洋
诗人将你提起 “那是一片 恒久恒久 的海洋

2013/10 银川


不明笔记 /Untitled Note

我总是用完全正面的姿势去迎接
那些
不会朝我飞来的
生命
我总是用百分百的资质去误解
某个
自始至终

2014/4 银川


恶势力

错误犯下 已经无法弥补
神诞下神子
仅此而已
唱一出悲剧
神子放松警惕在困意最深处
打一个哆嗦
若是 等距来回 倒也不存在滑稽

2015/5 珠海


偷渡

从新时器出发 在大桥中转
她杀了三只鸡
我淋了一场雨

2015/6 扬州 - 南京 - 淇澳岛


102

烫坏的鬈发
虎口干裂
牙垢
墨镜上泛着油渍
骷髅水钻
拿好你的五元钱
夹上你的皮口袋
同心路的贼

2015/8 银川


听从命令

听从命令
我们排练
站在队伍中间
的任意位置
伏地——用双手爬行
这是我们的行进式
地面泥泞
路经象群
指导员说:人手一头
大象 举起两条前腿 无声地朝拜 队伍停下来 我们重复了九句经文
所有的大象变得像玩具一样小
我们打包白色的大象
运往白色的烟囱

2016/2 银川


枪法

电影他妈的没意思
一群人哭个鸡巴
三爹蹲在他家门口教育人 “好一条胡阿狗 散了板了你 快给我去周同家下碗光面
我就是那条胡阿狗
三爹是我的近亲
有时候真想一枪崩了他
周同下的面着实不丑
有酱油,有荤油
还有馄饨皮
我问三爹
你可见过枪没有
三爹掉头回屋拿出一把长猎枪
嚼逼你真行啊三爹爹
三爹拿枪朝着我
气火冲出枪口
面汤洒了一地

2016/3 银川


劝死

我劝别人的都是
自己不要的
除了劝死
死是世上最好的事
怎么死是另一件事
但我劝死是把他往人群里推
那群人很危险

2016/3 银川


清明

我看见你
幕布被刺穿
我拯救你
复刻第二副傀儡
我命令你
没有睁眼的余地
你的身体 就是你的灵魂
留下证据
否定经验
强迫审美
按耐热情
对于明天来说
我们还很年轻

2016/4 北京


乌龟人

很大一只乌龟
爬进我的家里
大到我与他平视
我尝试和他对话
他张口
说他是乌龟人
他和我的孩子对话
儿子问他从哪里来
女儿问他识不识字
海上
不识字 他答
我没有说话
他不再说话
爬出我的家门
让人不舒服的深刻总是寸步难行

2016/5 银川


一张脸

一张脸失去信任
这边一块突起
那边一片陷落
眼睛的零件没有一处完好
罢休了——呵出锈迹
鼻子和嘴联手炼成一滩沥青
上无脑袋 / 下无心脏 放弃脸吧 获得一个新的奴隶

2016/5 银川


生日

世界上第二个人的命运是
相信世界上第一个人所有的话语
世界上第三个人的结局是
兑换了一生无用的感情

2016/6 大理


与小米手机合作之歌

无论什么东西太多事
数字形成立场
你的手机坏了吗
很久以前那样的话
我们俩去天津
蓟县大火
欠了一屁股债
电话就这样
不断
有电话通常情况是因为爱情
爱情
有多凶残
葡萄成熟能生巧
无奈
人均收入分配难题是变态
身边找了个头脑清楚的人
很惨淡
重复报价表示意图
图图图图瓦格纳粹
想回家早睡早起毁一天
有事打电话给我打电话给我打电话给我打电话给我打电话给我打电话

2017/2 扬州


生日

和一口锅道别 编一首夏天的歌 和一位东南亚女郎合影 一件也没有做 没有做过
一个即将诞生的孩子
一个没有诞生的孩子
属于汉语的词汇
不是同一个
如此平稳的地铁
心脏也会突然加快一次

2017/6 北京


在苏格兰

在苏格兰
莫名其妙
高地成了微缩布景
我竖起手指挡住眼睛
余光里只剩下羊群
我为什么要来这一趟?
John 在倒车 他哈哈的笑声和巴拉维尔小旅馆的羊杂 是公路上的突发事件
爱尔兰的杏仁果酱
是舒适的警戒
人们手里握着玻璃杯
我为什么在人群里?

2017/9 爱丁堡 - 贝尔法斯特


科内利乌斯·卡斯托里亚蒂斯

人 哲学 政治
从来没冷静过
上次是康德
夜里睡不着
这次是科内利乌斯
头晕目眩还流眼泪
漫长的圣诞夜
在空无一人的街道

2017/11 贝尔法斯特


拉根河

一条河流是城市的逻辑
它主宰时间
没有始终
有些疑惑需要重复
却始终没有重复

2017/11 贝尔法斯特


圣诞

某个夜晚
我独自走
用自己的语言和自己说话
独自怀疑
一个中年妇女向我走来
也在自言自语
她提着一个铁桶
像是要去河边打水
空桶——
看上去很沉
她拖着桶,停下来
对着空气说话
她神情严肃
松弛的面颊变得紧张
在为自己辩护
也在辩护中悔恨

2017/12 贝尔法斯特


遗书

在我入睡前
给你发一条短信
我爱你
过于简短
遗书是没有回应的信件
死亡是没有恐惧的睡眠
身体挡不住思想
赤裸的雅典卫士
在我的指甲盖里争吵
临睡前最后一次的祷告——
叶芝有灵

2018/2 贝尔法斯特


星辰报

外星智慧体表示
地球人 davidbowie 的声波行为 代表了最高星际政治正确 在太空范畴内
自由 = 囚禁
细心的智慧体还表示
这一段声波挟藏了
高于人类智慧的频率
用地球时间概念
无法识别
一个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地球人
透露:
她能感觉到
但她说不出来
可能是一种聪明吧
十万光年外
一个星际旅行者回复:
(部分符号暂无地球语翻译)
在很多星系
这段频率可以识别
星际间漂浮着许多闲言碎语
如果公开——
其危险程度
不亚于一次

启蒙运动 专栏记者:地球人 5767 2018/2 贝尔法斯特


高原

你站在棋盘中间
找来路和去路
可惜没有一个脚印
二维网格瞬间隆起千百山丘
这是一个试图用微积分和植物学
制造幻像的世界
他们的世界混沌
数字和神经元
但面对你眼前的这一个
你感到了困惑
你绝不相信
绝不妥协
绝不因胆怯而假装和平

2018/3 贝尔法斯特


偷听

我在墙的另一边偷听
可是他们说着方言
我开始同情那个彻夜不眠的人
同情她只拥有今晚
但是我不必同情
因为我已经处于落败和光明的中间
我的同情已经没有立场
一边是纨绔 一边是警惕 命悬一线的下午 我没有踏出房间半步
偷听另一个人的命运

2018/4 贝尔法斯特


致艺术

没有我
你的皇冠是一顶废铁帽
长不出羽毛
没有我
你是一个钟
每过一小时给自己画一个句号
没有我
你分不清笑话和预言
只有勤奋的进步和懒惰的诗意

2018/4 贝尔法斯特


巴黎钟

几年前的一个雨夜
开车
路边宾馆
收银台
时钟 女人
黑色工装
未干的拖把
北京 / 纽约 / 巴黎 / 东京:四个选项 东京已经不走了
单人间 120 我要标间 价格一样
中午十二点,203 谢谢

2018/4 贝尔法斯特


明天我是一只鹭

不是他来了
也不是我走了
不是墙角的壁虎
也不是窗外的凝露
是最后一夜
在忽冷忽热的房间
邻居的狗睡了
留下一张纸条
柔弱的字体
投怀送抱的人
这是我的最后一页
吸附在贝法的
最后一块废铁
清晨已经在门口

2018/5 贝尔法斯特


良夜

水边的夜
无数的船
其中有那么一两只
不随潮汐出动
我不能写
和一个好脸庞对峙的
刀光剑影
也不能写
呼吸
猿啼
机械轰鸣

2018/6 福州


冬天即将

冬天即将朝我们碾压过来
父亲挡在我的前面
他的牙齿被碾碎了
如果不是母亲的脚指甲
勾破她的丝袜
我还浑然不觉
这个冬天拴不住了
命运是已知的数量
冬号召命运逼近的时候
我的衣服率先逃亡
剩下的赤裸
在命运前下跪
冬天的计谋就是让人悔悟

2018/10 北京


去上海

我倒退着走出梦境森林
白桦树
都离我远去
一个穿着紫色毛衣的女人
贴着她身边同事的耳朵说话
一个女孩前天跳河的故事
她说得很动人
天神都被感动了
所有的作家全都要失业
可是她忘了这是冬天
冰冷的河水不会骗人
跳河的女孩已经沉在水底

2018/11 北京


错误区间

你跟着一个老人
不知不觉就拐进了一个
没有信号的坐标
你浑身难受
开始耳鸣
你乞求
她的一生
也是一条
无人经过撒尿的铁轨

2018/11 北京


一个人出生一百天
一个人死去一百天
活人聚在一起吃饭
死人却毫无察觉
一个女人吃完饭坐公交车回家
早上她打碎了一只碗
她回忆起一场争吵
她回忆起小学的操场
是那么的小
除此以外,她再也没有办法形容
那样一块,黄昏中
的沙石地
她很着急
一个没有词汇的人
该如何表达愁绪?

2019/2 扬州


写生两则

She walked in
with her pink hip-hop pants Hey, the subway was a mess she apologized
No other girl’s color would compete hers today
Her baby pink shakes
penatrates all the way into the mirror Everybody shakes
周慕牙领着十五骑兵
在金山岭
他们不知疲倦
瞭望
奔波 马儿咯噔咯噔
这座山后面
是另一片日落草原

2019/6 北京 - 承德


死神

死神是一个神枪手
身穿军装
站在沼泽中
瞄准
医生被训练成死神的怀表
在枪战中他们默守
一个人死了 死神率先接纳他的全部 他的短短一生 写在一块吊牌上: 酗酒 戒酒 失语
死神见过他短暂一面 那一天他酗酒过度 失去意识 肝脏几乎坏死 医生写下他的日记: 1999 年 我安排他们见面 拿掉了他的声音
声音是一个人的半条生命
在星空下
唯一鲜活的
致命吸引力
死神在乎猎物的声音
也在乎他们寂静

2019/7 北京


特木科

特木科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
借助网络还有欺骗
被人遗忘
骗子说
我们开车去吧
被我识破
因为特木科只通蒸汽火车
用来押运
诗人
和政治
当全世界的铁轨汇聚在
一个中心
所有人都以为
那里是一个骗局

2019/8 北京


我们只有一个下午

我们只有一个下午
日光好得出奇
你的世界还没有陷入灰暗
呼唤一个匣子
侧身而坐
一切语短促的语言都指向同一个目的
唇瓣触到匣子的黑
天光骤然紧缩
我们再次永别
无私的云朵卷入大地
现在
铺开在我的窗外
你的秋天

2019/8 北京


总督之桥

她家的门 每天都虚掩着
她家的院子
从门缝凝望
赶集人的目光无法绕过
总督之桥——稳稳地
平衡在
正义和黯淡之间
她的秘密上不了桥
上帝的生意在对岸

2019/9 北京